女子为了报复出轨的丈夫,晚上爬上了公公的床

还有,之前来探望过她的雪儿,名叫路雪,路锋集团董事长的女儿,一个聪明能干又漂亮的女孩儿。因为担心父亲会有外遇或者私生子来瓜分家产,所以逼迫自己提前去公司学习,现在是学校公司两边跑,未来的女强人。

至于明钊,林雅没想到他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明氏国际总裁。

二十六岁,年轻有为,外表冷酷帅气,是个精明的生意人,从接手家族生意开始到现在,他的身价翻了几番。因为长相帅气,还是市里无数名媛梦寐以求的结婚对象,只是外界有传言说他似乎已经结婚了,当然,关于明钊的这些是林雅用手机查到的。

她就纳闷了,苏子夏跟明钊有什么关系?

不过现在不是她纠结这个的时候,一出院,她就迫不及待按下了一个早已烂熟于心的号码。

她要给以前的经纪人瑞秋打电话,这几天上网得知,林雅的后事几乎都是由她一手操办的,而金浩东跟孙依娜只顾着频繁高调秀恩爱,甚至没有出席她的葬礼。

瑞秋这个人平时说话虽然不是很好听,也尝尝对她冷嘲热讽的,人情冷暖,借由苏子夏的身体她才得以看清身边这些人的本质。

当她以一个粉丝的名义得知林雅的埋葬的地点之后便拄着拐杖匆忙赶了过去。

同行的苏正言跟王悠洛对她的行为表示疑惑,她只能说自己是林雅的粉丝,没想到这却让两人更纳闷了。

“夏夏,你的偶像不是秦可岚吗?”

“秦可……岚?”林雅讶然,她自然是知道秦可岚是谁。这些年新晋的实力唱将,在各大颁奖典礼上频频露面,斩获无数奖项。

“是啊,不过我也喜欢林雅啊,她们一个唱歌一个演戏,又不冲突。”

确实是不冲突,不过林雅这么惊讶的原因是王悠洛曾经告诉过她苏子夏唱歌是五音不全,能要人命的那种,她自己也见识过了,有时候想哼哼小曲儿都被自己那阴阳怪气的声音吓一跳。所以说上帝还是公平的,苏子夏有颜有料,看似完美,但她却天生五音不全,可即使天生有缺陷,但她却偏偏有个梦想,想要做歌星。

“对了,上次的比赛结果明天就可以出来了吧,夏夏,我先恭喜你哦。”

“什么比赛?”

“这么重要的事,你不会忘了吧?学校那个海选啊,第一名可以参加秦可岚新歌MV的,甚至还有机会跟她同台演出呢。”

“这么好的事?”林雅讪讪一笑,就苏子夏这个条件也想跟秦可岚同台演出?不过她似乎没有嫌弃别人的资本,孙依娜的话不时在她耳边回荡。

“你这种货色也想跟我抢男人……你就是失败者!”

林雅重重叹了口气,看着墓碑上的照片,暗自下决心一定要重新活过,让孙依娜跟金浩东那对狗男女刮目相看。

苏子夏,你安息吧,我会替你,替我自己好好生活的。

他们离开的时候,又有几个人前来悼念,听着他们在林雅坟前惋惜,林雅总算找到些许安慰,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记得她的。

“悠洛,你怎么那么确定我是比赛的第一名?”

“你是市长千金嘛,不是你还会有谁?”

“她说的没错,你就是第一名。”

林雅一愣,听这两人的话,似乎这场比赛还是有内幕的呢。

“那第二名是谁?”这个第二名才是真正的第一名吧,不过却因为她的身份而被压制在下,她林雅可不想做这种欺压人的事。

“淘米还是陶敏来着?”王悠洛说着看向了一旁的苏正言。

“陶敏,她可是你们系的才女,只可惜家境一般。”

在这所学校,家境一般就意味着你会处处受制,好事永远也轮不到你的份。

“什么家境一般,她就是个穷人家的孩子,要不是学习好,靠着那个全额奖学金,她怎么可能进这个学校。上次因为你车祸的事她侥幸逃过一劫,夏夏,这次我们一定不放过她!”

看到两人脸上鄙夷的表情,林雅第一次觉得家庭背景原来这么重要,不过这是学校啊,什么时候也成为了靠背景看人的大染缸?

这年头,连学生都开始精于人情世故,人与人之间交际变得这么复杂了,还有纯洁的友谊吗?

“为什么不放过她?”

“她这么不识好歹的人竟然敢跟你争第一,死了都是活该。”

“她唱歌好听吗?”

“不好听,比不上你。”

林雅淡淡看了王悠洛一眼,这丫头真是个马屁精。

“那我唱首歌给你做闹钟铃声吧。”

“啊?”王悠洛的脸瞬间有些难堪。

一旁的苏正言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你也想要?你们都没课吗?干嘛整天跟着我?从今天起不要再这样跟着我了。”感觉苏子夏以前是学校一霸,拽拽的,不过她实在是不习惯有跟班跟着。

以前在拍戏的时候瑞秋会经常给她安排一个小助理,但她觉得完全没必要,许多事自己动动手就可以解决了,没必要麻烦别人。

见她表情认真,苏正言收敛了笑容,“怎么了夏夏?”

“如果我不是市长千金,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你们还会对我这么阿谀奉承吗?”

如果林雅能有这个背景,就不会混得这么差,说不定现在已经是各大导演争抢的女一号。

奇怪了,苏子夏平时不就喜欢听别人吹捧吗?王悠洛怯怯看着她,没敢说话。

“夏夏,你今天怎么了?”

“对不起,是不是我说错话了,夏夏你别生气,对不起……”话说着,王悠洛的声音不由有些哽咽。

林雅无奈叹了口气,“好端端的你哭什么呀?”

“对不起……”

“你为什么跟我说对不起?我只是希望你们不要整天跟着我,别再拍这种马屁,我自己有什么本事我自己清楚。”

她这话让两人顿时一愣,特别是苏正言,那疑惑的眼神仿佛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般。

“我……我,我只是……”天啊,该怎么解释苏子夏前后判若两人的改变呢?林雅词穷了。

“知道了,我送你回学校吧。”

仔细一听,林雅发现苏正言的语气里有着淡淡的失落。

…………………………………………

回到学校宿舍,林雅再次咋舌。双人宿舍被改成了一间奢华的公寓,各种名牌衣服、鞋子、包包及手饰占据了一大半房间,而作为一个学生该有的书本却散落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现在的孩子啊,条件这么好不好好读书,真是浪费!”看着一屋子的东西,林雅只能无奈感叹。

忽然,余光瞥见门口有个身影,等她回头一看却又什么都没有。

拄着拐杖收拾了一番,看到地上一个LV包包,林雅再次摇头。

她上辈子梦寐以求的东西现在全都摆在她眼前了,可是她的心却愈发不能安宁。

苏子夏拥有的太多,她一下子消化不了,她已经死了,林雅也已经入土为安,按理说她现在可以心安理得的享受这一切才是,可是她还是觉得心里莫名空虚。

她感觉自己现在就像一个被吹胀的气球,虽然看似饱满,但中心却是空的,而且随时有可能会干瘪。

门口有个身影再次一闪而过,林雅急忙冲了出去,终于逮着了一个畏首畏尾的人。

“你……”她本想问她是谁,但是想到这里是学校,如果叫不出同学的名字的话,担心让人发现什么,于是慌忙改口,“你在我门口偷偷摸摸做什么?”

那个女孩子脸色苍白,一时紧张,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问你话呢。”

看她的穿着,以及对她畏怯的态度,想必这个人应该是认识她的,不过既然认识,为什么看到她却跟见了鬼一样惊讶?

“……秦……秦老师让我叫你去他办公室一趟。”

秦老师?苏子夏可不像是个爱学习的学生,这老师叫她去干嘛呢?最主要的是,她不认识路啊。

“那个谁……你跟我一起去吧。”

苏子夏以前不是很嚣张的吗?她这样小小命令一下应该不算什么吧。果然,那同学没敢拒绝,一溜烟小跑走在了她前面。

真是,至于这么怕她吗?

“哎,你知道秦老师找我做什么吗?”

路上,她只是随便问问,没想到那同学立马摇了头。

“你学生证呢,借我看看。”

一听到要学生证,那同学飞一般跑开了。

“喂……”她是瘟神吗?至于怕成这样?现在好了,带路的跑了,她怎么去见老师?

前方不远处就是一座教学楼,应该就是这里吧?

喜欢请点个赞,字数限制不能更完请理解,添+微信公众号:guixiaoshuo9 输入关键字 506可以很方便的看到全本小说。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女子为了报复出轨的丈夫,晚上爬上了公公的床